分享

【再生紙 ‧ 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01~ 完結篇 - 246 移植版)

92017-12-07 00:11



【再生紙 ‧ 就這樣】

〝 那一抹 — 桂花香 〞

(01 ~ 完結篇)(246 移植版)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01

『是我啦‥‥』
『是你?‥‥你是誰呀?‥‥(偷笑)』
『我現在在馬來,明天大概下午三四點去找妳』
『才不想理你(笑)‥‥』
『別這麼絕情,我這次可是從屏東阿美山塞駕機繞道越南、寮國、泰國、馬來,到新加坡共十萬八千里專程找妳來的』
『就會瞎扯,好啦,就算真的,又幹嘛要那麼大費周章?』
『為了躲海面攻擊呀!妳知道嗎?飛越海南島時,還差點被射飛彈呢,還好他們發電訊問〝吃甚麼早餐來的?〞我靈機一動就說〝燒餅加油條〞隱隱約約地就聽到地面的他們嘰嘰珠珠地在說〝是客機,是友機,停止發射!停止發射!〞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我要是照實回答〝漢堡加薯條〞那這條小命肯定就報銷了』
『神經病!(笑)』
『明天到了,我再打給妳,妳下來接我,我在135站牌等妳,妳們警衛太囉嗦,我不想跟他們打交道』
『是~』
『那就這樣囉,明天見』
『明天見』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02

第二天,『走!我載你去』衛標執意要開車送我。
『勿要送得個(不用了),你忙你的,我自家租車去。新加坡,路,我可熟得緊呢』
我用生澀的滬語參雜官話笑著說了。
『大老板有交待,要我這些日子充當你司機』
龍頭的好意,我當然不好推辭,不過我懷疑有幾分是我老大的授意。
『好罷!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不過,衛大鍋您當司機,這我可擔待不起,不如這樣,車由我來開,你坐副座』
『這萬萬不可!萬萬不行!你有換照嗎?這裡的無照駕駛是要槍斃的(笑)』衛標忙著連連說不。
『好罷!那就麻煩你載我到 Amber road 135 公車站牌』
『那裡是‥‥29 Amber road 對吧?‥‥The Seaview?』
『你還挺熟的嘛!』
『當然囉,好地方!我〝小三〞就在那不遠的 Marshall 巷子裡開冷飲店賣奶茶,哈哈』
衛標用曖昧的眼神對著我笑,想不到這小子還會暗吃我豆腐。
一路就談到他與龍頭相遇相識的種種經過,他對龍頭的感恩與忠心會讓人連想到水滸。
這種忠義之情在現今社會裡實在難得。
我喜歡這種人,他們最動我心,我交定了這朋友。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03

約莫三十分鐘車程目的地就到了。

『是要我當保鑣跟著你,還是你回去時再打給我?』
『回去,可能是明天的事了。你就安心喝你奶茶去,回程我自格兒看著辦』我笑著回將了他一軍
『OK!就這麼著,走囉~』衛標策馬,油一催,〝咻〞一聲走了。

等約五分多鐘她來了,Oh my God ! 怎麼依舊是那麼地清麗可人。
整排候車的男女老少目光全都停在她身上,她微笑著跟我來個輕輕的擁抱,我滿心得意之餘,卻擔心一件事,怕她當眾再加碼 french kiss,我不知這是否會犯上阿坡的法律?她們的鞭刑可不是鬧著玩的。
聽說在此吐個口香糖渣,就得吃上三十年牢飯。哈哈,片銀的啦!老坡!得罪啦。
就在這時,一陣刺耳煞車聲響起,司機探頭在我們面前做了鬼臉後,〝咻〞地一聲又走了。
屎衛標這臭小子,竟然繞了一大圈回來探我的班。

『他?是誰呀?』
『嗯,這個嘛‥‥是我保鑣』
『是喔,哈哈,還真不知您會變得有這般出息』
『別小看我,人家說,鹹魚躺久了也會翻身』
『鬼扯蛋!』
笑著,她白了我一眼。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04

『咖啡?』
『嗯,讓我來泡,讓我為妳服務』
『是冰咖啡~早就做好的。什麼時候你又變得對我這麼好?』
她回過頭,對我嫣然一笑。
『一向如此‥‥這叫‥‥對了!這叫〝此情不渝〞』
『蒙蒙告訴我,你要來,要我好好看住你(笑)』
『我這次來,主要目的就是抓妳回去,小蒙她也希望如此』
『情勢已經不允許了‥‥我知道還有個小姨子』
『拜託!她是小孩子,是找我碴的緊箍咒,就好像是專門生下來找我麻煩,壞我事的(笑)』
『你這是夜路走多了,碰到了剋星,哈哈』
『她們姊妹聯手欺負我,每當午夜夢迴,就想到當年種種妳對我的好,不禁黯然淚落』
『神經又發作了,嘴巴甜得什麼似的,咖啡都不用加糖了(笑)』
說時遲,那時更遲,從浴間傳來一陣嘩啦嘩啦的水聲‥‥
『你,是不是有情夫躲在裡頭洗澡?‥‥』
把聲音是壓得低到不能再低
『是第三任的,在裡頭洗澡啦‥‥』
她的聲音壓得更低,還露出慧詰的微笑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05

『妳?‥‥』從浴室出來,裹著大白浴巾來到客廳的,竟然是‥‥她—〝胡麗清〞。
那勾起回憶,熟悉難忘的銀鈴聲‥‥
『你?‥‥BRAVO!‥‥這!這是怎回事?你怎麼會在這裡?‥‥莫非?莫非你們已是?‥‥』
『妳少在那亂瞎猜,他這是因為公司拓展業務,前來這裡的周邊各國考察的』
她笑臉對我說:『哇!這下子,這才真叫好久、好久、好久不見了!考不考察不打緊。來!來!來!快來我這裡,讓我好好瞧瞧你』
〝瞧瞧你〞的發音竟然是〝巧敲你〞輕柔的尾音〝你〞,配上柔情的電眼‥‥我‥‥我‥‥
(待我回過神‥‥拜託喔!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心裡嘀咕著)不過還是著了魔似的,到她那邊,一起坐下了長皮沙發。
她很大方的抓住我的手,又,輕輕地捏了下我的臉。
『哈!變得較大男生了,少了以前的生澀拘謹‥‥不對!不對!‥‥哈哈,還是脫離不了那付靦腆的影子‥‥』
『誒!妳是有完沒完?還不快去給我換上衣服!』小麗 — 我的小阿文,她笑罵了〝狐狸精〞。
『也對唷!BRAVO 那我這就去換衣服,上點妝,讓你看著素顏也不太好。你可要等我唷,可別偷溜唷』
(老實說,我比較在意那大白浴巾,大白大白地、無端地、帶著很有可能發生的危險差錯、裹著,這一大片,大白、大白‥‥)
她,還是以前的〝機關槍〞,劈哩啪啦的一陣掃,人都倒光光。
她,艷麗依舊,臨走的輕淡秋波、撒嬌媚眼都在。只不過,感覺上還是有了些改變,變得有些〝大氣〞
聽阿麗說,她在她父親公司已坐上了〝部長〞的位置,許是職位的歷練,很自然地削弱了她從前十足的〝千金嬌柔〞
待她走後,我跟阿麗相對著,搖頭笑了。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06

我自己都覺得怪怪的。跟衛標他們在一塊,談那個女人胸部平平,論這個女生P股翹翹,瞎掰胡扯,愛怎麼著就怎麼著。不爽心,還可以無端地給個眼前的對方一拳,〝怎麼樣?老子就是看著你不順眼,要把你當沙包,哈哈~~〞。〝我放你M個卵蛋屁!〞隨即撲了過來,兩個人滾在擂台打抱架,小剛他們見狀當然是機不可失,全都壓了上來,不打白不打,還管誰是前輩不前輩,大夥兒就混戰一場‥‥打到累了!精力也都發洩了,才都擺平在台上。我懷疑他(我)們生肖若不屬狗也必屬貓。
跟越南小妹又是另個場景,我是(克拉克蓋博 + 詹姆斯狄恩)/ 2 ,她是‥‥她是‥‥曖!反正就是‥‥兒童不宜啦。跟她對戲,就覺得自己還亂成熟的,渾身就有那種江湖漢子的味道。但是,但是,碰上她們(我老婆蒙蒙、小麗和狐狸精)這一掛,完了!什麼都不是,老被牽著鼻子走,她們設下的〝八卦陣〞,我就是怎麼也走不出來,說有多奇就有多奇‥‥其實嚴格說起來,幼幼和龐嘉麗也是屬於〝小小盤絲洞〞的,尤其是龐嘉麗,我敢說,她身上鐵有〝芭蕉扇〞。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當頭,她出來了,繽彩艷麗的非洲幾何圖騰,紗質無袖連身長衫。臉妝則是加強線條整齊的輕描勾畫。修長的身軀,筆直的站在那,我看到了外國電影明星的驚艷出場。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07

她坐下我身邊,對著我微笑。
我不知道她們女生怎能那麼沉穩鎮定的帶出那麼有暗示的慾動,挑情又定情地望著你。
『一百分』
我只好笑著隨口說個詞兒,來掩飾那被看穿的窘境。
她還是沒開口。
我這才知道〝機關槍〞並不是她最主要的武器。她那含情脈脈,欲離還勾的眼神才是最厲害的。
這是我的罩門,水滸的好漢當然演不了紅樓那眉來眼去的戲碼。
我飄忽飄忽地心恍神搖,手腳都不知擺哪兒的好?。
『好啦!妳就別再逗他了』
現代薛寶釵說話了,三人都會心地笑將起來,我兼了臉紅。

『怎麼樣?還沒結婚吧?』
『妳別小看他年輕,小孩都有了三個』
『這怎麼可能?是誰?是誰誘拐了我們家純潔的BRAVO?』
『什麼誘拐,是我蜜友蒙蒙,妳也認識的』
『唉唷!天哪!真是的!BRAVO 你有沒長眼睛哪?‥‥』
她使勁地一拍我肩膀,我誇張地做勢倒向一旁,貌似要跌落沙發的樣子。
整齣戲,也就只這時點,我才能有機會稍微演上這麼一小段。
『放著我們麗文大美人不管,竟然迷上了那矇頭矇臉的?就算沒了文文也還有我呀?再怎麼也輪不上她呀?』
一連串的問號機關槍又打了出來,我只有帶苦乾笑的份。
『那,現在在哪高就?還是創業有成?阿麗就是小器,有好的,自己藏私,就沒透露半點你的消息』笑說著還輕斜了阿麗一眼。
『他現在可紅了,這次來就是要與陳XX結盟』
『什麼?妳說的難道就是那業界眾所周知,心狠手辣的併購陳?』
『正是他』
『BRAVO 不行!這萬萬使不得!此人城府之深,非你我所能想像,我們公司就曾經跟他晃過一招‥‥真的萬萬不可!』
『但是我了解他,他絕對不是傳聞中所說的那樣,他‥‥』
話還沒說完,手機響了,是衛標打來的‥‥‥

(‥‥好,知道了‥‥我這邊可能帶兩個朋友去‥‥嗯‥‥好!就這樣囉‥‥bye~‥‥噢!對了!記得也帶奶茶去,讓我們瞧瞧‥‥哈哈~)

『衛標說,明晚龍頭要為我們裡頭的阿寬開慶生 party,妳們也參加吧,順便認識一下陳先生,相信會對他的印象完全改觀』
『先不管 party 啦!最近混得怎麼樣?要不,到我們公司上班?』
『最近營建業欠佳,有一陣子跑去開大巴,誰知陸客不來了,沒搞頭,只好待在家裁製旗袍賺點外快』
『唷!你還真會做旗袍啊?真厲害!‥‥可是這年頭要賣給誰呀?』
『賣給〝烏拉那拉氏〞後裔,以及一些旗裔的散兵游勇』
結果頭被〝狐狸精〞敲了一記。
『你真壞!害我當真,聽了老半天,不老實,壞!壞!壞!』
連著又打了我三個壞。
〝薛寶釵〞笑著說了。
『他呀,像手機電池,沒電,像個木頭人,充電了,不知會搞什麼花樣,充過頭了還爆炸呢,哈哈』
『看我如何收拾你!』說著,〝狐狸精〞又開始〝騷擾〞我

(等等,‥‥這才是〝狐狸精〞真正〝名符其實〞的味道,從她腋下散放出來,威力之猛勝過〝哥羅芳〞‥‥一陣暈眩後,我還想到了另外一個人—恩師的女兒—〝小美人〞)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08

下午六點,衛標準時開廂型車來。

『他,我好友,衛先生』
『我姓衛,她,翟小姐』衛標再次自介後,微笑著向張麗文及胡麗清介紹奶茶。
『翟小姐,衛先生你們好,我姓張,她,胡小姐』
『張小姐,胡小姐你們好』
相互寒暄幾句後,出發。

奶茶個頭兒不高,大多時候,輕抿著溫潤平薄的嘴唇,不太說話。笑意的柔柔眼神,只專注又感興趣的望著,聽別人的。
一切都放得卿卿柔柔,那樣子,好可愛好可愛唷。我直想問她,是怎麼碰著衛標的?(該找上的是我呀!你這屎衛標!真他X欠揍的狗屎運‥‥哈哈)
車中有了〝機關槍〞,當然不會冷場。可她的話匣轉了向,總繞著奶茶轉。害得奶茶有些窘困,臉都泛出暈紅。我好生替她心疼,卻偏又插不上嘴,心中就喊著〝薛寶釵呀!薛寶釵!〞‥‥偏偏這章回的〝紅樓夢〞好像被改了寫,〝薛寶釵〞也沒顯出她應有的靈光。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09

到達慶生會場(就是我第一次與龍頭碰面的大會堂)

後方已擺定外燴桌椅,最前方架設小型舞台,主持人試麥及樂隊弦管樂器的調音聲,此起彼落。
中央二分之一大空間就是舞池。與其說是慶生舞(晚)會,更像在辦結婚喜宴。
『是不是他?』〝狐狸精〞在眾多人群中,一眼就分辨出誰是〝龍頭〞。

我們一行人前往致意。
衛標依長幼序為雙方賓友一一介紹。
胡麗清與龍頭握手之際。
『久仰先生大名,今日有幸見到大尊,果然相貌堂堂,玉樹臨風,真真名不虛傳,真是幸會、高興』
我與〝寶釵〞就怕〝機關槍〞一上膛,若不知節制,該如何是好。
但看來是多慮了,龍頭顯得特別高興,爽朗笑過幾聲後‥‥
『有聞達生,今日將邀友前來共賀,沒想竟是兩位仙女下凡,我陳某才是三生有幸,歡迎,歡迎』
兩人一搭一唱,玩出興頭,龍頭這番〝文戲〞才真真出乎我意外。
哪知隨後又笑著用力拍我肩膀,對我說道:
『萬萬沒想到,你這臭小子還真有兩把刷子,哈哈~』
才幾秒鐘的文謅,又回到那江湖老粗,把眾人都笑了。
這就是龍頭厲害之處,幾句話一轉,就熱絡地把所有人都拉攏成自家人了。
待一番賓主客友相互的寒喧,龍頭這才發現奶茶靜立人群之後。
『唷,咪咪妳也來啦,剛才沒看到妳,怠慢了,等一下,我先自罰三杯』
奶茶平手交疊按腹,彎個小腰向龍頭示禮,低眉笑道:
『陳杯杯邀請,小女哪敢不來的呀』
從對話、神情、都可看出龍頭對這小女生的特別鍾愛。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10

晚會還沒正式開始,樂隊已經演奏歌曲了,大家也都當是〝飯前舞〞紛紛下了舞池。
〝狐狸精〞馬上向龍頭邀舞,〝寶釵〞則力邀老大。我知老大舞藝不精,他極力推辭,但終究熬不過大家,被趕鴨子上架似的推入了舞池。(對了,很少有老大的篇幅,那是因為‥‥他很像 HEIFETZ ,喜歡高歌一曲,還跟人學過聲樂)

奶茶坐我旁邊。
這時衛標手機響了,他離座接聽。

『我叫達文東』
奶茶掩嘴笑了一下『對不起,我‥‥』
『沒關係,不笑才奇怪,我自己都覺得好笑呢』
『不行啦,那多沒禮貌呀!』
『可妳笑起來,我只覺得可愛,很可愛,超可愛』
『你真會說話呀,我叫翟瑩』
『老是〝贏〞錢?』
『才不是呢,是兩個火,寶蓋下面一個玉』翟瑩又可愛了
『兩個火、寶蓋‥‥哈,我懂了,是光潔如玉的〝瑩〞字,對吧!好名字,人如其名〝玉潔可愛〞』

『你名字,其實阿標早就跟我說了』
『〝陳光標〞?』
她白了我一眼。
『他很欣賞你,說了你好多事呢。我聽了,也對你蠻好奇的』
柔柔的眼神,笑看了我一下,又低頭了。
『結果,讓妳失望?』
『不告訴你‥‥不想告訴你‥‥(笑)』

我心裡想,如果沒去那家餐廳打工,我肯定是選擇到奶茶的店。
不!不對!那〝越南小妹〞怎麼辦?擦掉!擦掉!
我又開始想‥‥是假設她心裡這麼想‥‥
想她〝恨不相逢未嫁時‥‥〞
唉唷!這更不對了!擦掉!擦掉!喀嚓!喀嚓!剪掉!剪掉!~~~

『在想什麼?‥‥』見我突然不語,她,微笑著,輕柔地問出了好奇‥‥
『我在想,想去妳店裡打工』
『小廟容不下大‥‥,對了,那兩位姊姊,哪一位是你女友?』
她轉得很快,後頭那兩個字,女生就是不宜隨便說出來的。
『一位是我嬸嬸,一位是我姨媽』
『你很壞耶‥‥』
『老實說,一位是我老婆暱友,一位是暱友的暱友‥‥妳又是怎麼認識〝陳光標〞的?(笑)』
『還壞‥‥就不告訴你』眼神裡透著小調皮。
『好啦,我不壞,我很乖』
『你呀,你是壞得很複雜,乖又乖得不實在,哈哈』
『精闢!』

『其實是陳伯伯先到我們店的』
『就被妳迷上啦』
『亂講!他人對我真好,剛開店時我什麼都不懂,都虧陳伯伯幫忙,還幫我介紹好多好多客源呢。後來才是阿標載他來,不久就是阿標自己來,不久就是常來,不久就這麼認識上的啦』講著暖心的過去,她瞇瞇地對我笑著,好像小孩。
『我還是不服氣』
『嘻嘻,你這人好奇怪』
『這還不都是為了妳』
『哈哈,又怎會是我?今夜我話多了,口渴了,才都是你害的呢』
『我幫妳倒茶』

我靜靜地看著她。
『怎麼啦?不說話,就這樣子看著人家‥‥』
『我很擔心』
『擔心?』
『擔心以後再也沒機會這樣看妳,也沒機會再跟妳這樣說話。我倒希望妳絮絮叨叨,講個不停,講到聲啞,講到破嗓。只要不斷,我才有機會接話。我會一直一直幫妳倒茶』
『(笑)你這人真的很奇怪有趣,說的話讓人聽了,都不知該怎麼回答。是很隨和‥‥是很輕鬆‥‥可這輕鬆中的壓力,卻是一陣比一陣的大‥‥』
『我也一樣,說得貌似輕鬆,心裡卻是戒慎得緊,就是怕‥‥怕有自己也說不上的閃失‥‥怕把現在這些〝珍惜的僅有〞,搞砸‥‥』
再次,她柔柔的眼神,笑著看了我,比起那上次的,是較長較久的那麼一下下。

『難怪阿標來前叮嚀我,要我多提防你,說你會〝巫術〞,嘻嘻』
『他才壞心眼,我才被他欺負的有』
『才怪(笑)』
『好啦,妳真的是找對了人,這〝臭阿標〞,他真的好得沒話說。我只好認了。不過如果還有〝機會〞,可別忘了這世上還有我唷』

她又笑了,這下,她笑得好燦爛,笑得好開心,笑得好可愛好可愛唷‥‥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11

衛標回來了,他先與小剛竊竊私語,才走到我們這,表情嚴肅。

『我出去辦點事,達鍋,就麻煩你陪咪咪聊聊』
就我職業的警覺性,我知道,是有事情發生了。
奶茶神情有些不安的抬頭望著衛標。
我站起來說:『我也去』
『我們只不過是外出補些吃的』
我湊近衛標耳邊:『我不會輕舉妄動,多我一個喬事,絕對沒錯,況且現在也不宜調動太多人』
衛標直眼看著我,終於點了頭,緊抿著嘴,拍了拍我肩膀。那是一種男人之間,不言的互信與對情義相挺的感激。
奶茶一臉的茫然,失落無助的樣子,看著直叫人既愛憐又心疼。
我微笑地對她說:『妳不用擔心,有衛大鍋在,我保證、我們絕對、絕對、絕對、不會有事的』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12

三人依約到達的地方是輕鋼架的鐵皮舊大長方廠房。
廠門開約五公分寬,衛標側身拉門,入內只見廠內最裡頭的二樓辦公室發出昏黃的燈光外,其他地方烏漆嘛黑的就沒半點光亮。
『衛大鍋,這恐怕有詐‥‥快!撤退!』
話才剛說完,見有四五人堵在門口,漸漸走向我們‥‥

來者不善,一陣混戰,只見有個小子飛舞四尺鋼管,欺身小剛身後,情急之下,我躍身騰空一記迴旋右腿,直踢對方心窩,對方踉蹌倒地,但我右腿小肚也遭對方劃過一記。
就在這時,二樓傳來一聲大喝『你們在幹什麼!~』廠內燈光同時亮起。
對方眾手下聞聲後立即住手。
有人領頭,三人隨後,從二樓走了下來。

待對方走近一看,兩人都愣住了。
『你!萬台生?』『你!你是達文西?』
兩人互指對方,幾乎就是同時發聲
(他就是小學,那個〝鄉代幫〞大混蛋的嘍曪小跟班之一。若說機緣這等事,說巧還真巧,N年不見的人,這回兒全都給碰上了)
『臭小子!這怎麼會是你?(笑)』
『你才真他M的臭小子!怎會混到我這兒來?哈哈~事隔多少年啦?‥‥我們這,這是搞什麼啊?算什麼啊?』
『我們這才真叫—〝不是冤家、不聚頭!〞哈哈~』
『走、走、上去再說,上去再說』
走沒多久,台生發現我走得有些跛腳。
停下腳步,喝問 『誰幹的!』
沒人敢應聲。
我忙打圓道:『唉,算了!大家還不都是為了自家的嘛』
萬再問 :『誰幹的!』
小子終於走出來。
台生從小子手裡把鋼管交給我。
『好罷!既然這事必須作個了斷,那麼,我可不習慣耍弄什麼鋼管,有沒有鋼筋?最好是三號的』
『大餅!』

不久大餅拿來三號竹節鋼筋。我對空飛舞,試揮了若干下後‥‥
只見對方眾兄弟,對我怒目相向,恨不得把我生吞。
我對準小子小腿肚,像抽皮鞭似的,電光火石般瞬間猛力地一抽一拉。
這愣小子等約莫半秒,回頭呆呆望我。我對他皺下眉頭,他還是沒搞懂,我再對他皺下更眉頭,這下他總算開了竅‥‥
『啊!~』的慘叫一長聲,應聲跪倒了下去。

全場是一片爆笑聲。

上了二樓,萬拿出一張半島的全地區所有公車路線之地圖,密密麻麻的分紅綠藍三色路線。
『簡單說,這裡經營者有三,紅色線屬陳爹的,本來佔全線的65%,藍色線屬我們的,佔25%,10%綠線則屬KT集團。現在陳爹透過 關係吃掉我們近5%的路線,我們今天就是要約他談判,給個交代』
我把路線圖詳細地看了很久,最後我說:
『台生,這問題我回去幫你向陳老爹說明,我會幫你爭取這5%,但是可能要作一些路線交換調整,到時候若你同意,你的版圖據這張圖概算可能還會是30%』
萬台生用懷疑的眼神看我『如果真如你所說,那當然是好事一件,好啦!這事就暫且擱下,走!我作東為你洗塵去』
『好意心領,不過今天我們確實有事在身,等這事圓滿達成,雙方再共聚同歡,豈不更佳?』
『好吧!那就靜待佳音,萬事就靠你囉』

一行人就此辭了那臭萬小子,打道回府。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13

回到會場,急著去解手。再進來,衛標一夥都不知去哪了。他們不是重點,我往原先的位子看,她不在,伊人不在了,我有點失望‥‥
過約十幾分,今天擔任招待的秘書鄭小姐迎面而來。
『達大鍋,你回來啦』
『妳知不知衛大鍋他們都去哪啦?』最想問的,當然不好馬上問。所以就先提次要或者根本不需要的,估計她也不會知道他們去哪。 事緩則圓,我辦事一向就這麼沉穩。
『他們都會老大去了,在小會議室,對了!你不知道在哪,我帶路』
『這‥‥』
『有事嗎?』
『沒事、沒事,咱們走吧』(天吶、天吶!怎麼跟我劇本完全不一樣,我心裡嘀咕著)

到達會議室外,就聽到裡頭的龍頭吼聲,鐵是為了今夜的事。
這下我只好在外等著。這秘書也怪,也跟著我倚牆乾等。(這讓我想起〝蔬菜餅〞)
待沒多久,衛標等魚貫出來,小剛豎起兩食指架頭比做雙角,意味著老大鬧脾氣,要我注意點。
敲門進入,鄭小姐跟後。

『妳明天一早,先向銀行確認土匪的錢有沒匯進來,若有,再聯絡李老闆約下午三點半在義光見面,同時告知許律師開會時間,要他直接去義光』龍頭交代畢,鄭小姐退,臨走還看了我一眼,意義不明。

『小子,你倒是說說看,今夜你到底替我捅了多大的簍子!』鄭小姐走後,開始向我。
『老大請息怒,待我說分明後,您就了解今夜衛標他們是多麼技巧地替您處理了非常棘手的大事』
『少在那拐彎抹角地胡說八道,快回便是』
我這一皮,至少消了他七分氣。對龍頭我敢嘻皮笑臉應付,對我老大就怎麼都使不上,是不敢。雖然他倆大老,脾氣、處事風格都蠻相 近的。
他座位後牆上,掛有半島公車路線地圖。
『我們今天提議說,將來可能用換路線的方式還他損失的5%路線』
『是誰准你做這種承諾』
『我們計劃用西北角的紅13線去換他孤單一段的藍中央25線,這線經過公園預定地,遲早是要被廢的。但有趣的就在他左方佔地狹長的民生生活市場,這市場的合法性你也知道是相當地模糊。等公園地決定開發,這市場勢必也要一併處理成為法定道路,那麼,第一:官所就必須補償我們路線被廢的損失,第二:法定道路成立,這段道路的公車新路線該授權於誰,答案不說也知,於是我們從南到北的大主幹線就可以合法合理地一路通到底。還有紅13線的路長由圖估計,大約是藍中央25線的1.5到2倍,約為全數的6%。這交換剛好滿足他們5%的損失。最後還有一招最致命的殺手鐧,我們暫且保留,萬一這事變卦,那時再出手不遲』
龍頭以銳利的眼神看我‥‥
『小子,別說什麼我們我們的,你,只有你才會這麼算計』
『不瞞老大,其實我也不喜歡我這種‥‥這種,算是心術吧,但現實生活讓我必須一步步鑽進裡頭,一步步成就這些。若只有水滸與三國讓我演,我鐵選水滸也不演三國,您應該知道這意思吧。別說這是足智多謀,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其實它是最愚昧不過了。人生總繞著這些算計在打轉,到頭來真正得到的,只有自覺可悲與寂寞』
龍頭他沒回什麼,只他大手掌重重地壓我肩膀‥‥
我知道,這是他對我今夜處置,說不出口的嘉許,也能了解這是他心中,與我相同共有的無奈。

『我還是不認為,以局外人的你,會有這等急智與能耐把這事搞定,是誰透露這方面的消息?』
『老大明察,我確實沒有。我們老大把將要與您合作的事業相關資料交給我,對紡織、食品加工等,我一竅不通,唯獨對這交通路線圖,我連看三次,總覺得這〝民生生活市場〞有點怪。依正常的都市計劃是不可能這樣規劃的,那孤單一段的藍中央25線更是離譜。我請衛標把有關這些的情資傳給我。有一點必須說明,對方5%損失的原委,衛標完全沒提及。這次來,又剛好碰上相關的這些事,所以處理起來當然得心應手,只能說我是狗運亨通,或者說我作足作對了功課』
『臭小子,你,最會裝神弄鬼,是天生詐炮!其詐無比!』
『彼(閉氣)‥‥彼(閉氣)‥‥』
哈哈,我們都笑了,老少,心有交流的笑了。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14

『達鍋,今晚我有些事要處理,我叫鐵頭載妳們回去,咪咪就麻煩妳照顧她返家』
胡麗清說道:『不如這樣,反正明天休息,咪咪今天就跟我們一夥住麗文家』
咪咪看看衛標‥‥
『那就麻煩妳們了』衛標同意。

到家後,胡麗清到房間拿出麻將牌往桌上一倒。
『來來來,孔夫子說萬事莫如打牌急』
『哈哈,這擺明就是意圖扒我,要演〝三娘教子〞』
『跟妳說喔,咪咪,別看他〝傻不愣登〞的,他的〝卡〞可全都是黑金無限卡,江湖人稱〝黑金達麥克〞的,就是他』
『等一下妳若要〝條子〞就刷眉毛,要〝筒子〞就挖鼻孔,要〝萬子〞就拉耳朵,缺〝風〞碰,就單手扇呀扇的,若我坐妳上家,必當有求必應』
『妳這又是發什麼酒瘋,咪咪,就別聽她胡說八道』〝薛寶釵〞說話了。
奶茶的笑眼就骨碌骨碌地亮著轉著,一下轉向妳一下轉向她,喝酒過後的粉紅臉頰在麻將燈下,格外可愛迷人。我都想在底下偷偷遞個字條給她,就是想學某個經典電影的情節啦。
牌局在胡麗清的雞哩哇啦中進行,我的籌碼是越來越少,泰半是送給奶茶去了。對於一個〝千門白七〞的子弟來說,要拆搭子去餵下家、或隔岸送〝碰〞給〝牌友〞又不損自己的牌面,以備不時之需並與同夥〝完成共業〞,這些都是最容易不過的事了。

『嗯‥‥丟八‥‥萬!』奶茶手緊握在半空中的牌並沒落地,因為狐狸精桌面看來似乎在做萬子清一色,萬子除一、九萬外都是生張。
這奶茶竟然懂得〝引蛇出洞〞果然‥‥
『胡!八萬中空,萬子清一色!』狐狸精大喊,倒牌一瞬間‥‥
『且慢!截胡!胡八萬單調!』換我大喊,倒牌。
這時又換奶茶笑叫道:『不行!不行!我喊錯了牌,是我喊錯了牌』
說著就把手中牌往嘴裡送,用白齒輕咬著不放,那調皮的可愛模樣,任誰看了都不忍胡牌。
偏我卻不『拿~來!~拿~來!~』喊的聲音配合韻律還帶著拍子。
『等等!‥‥你這牌只有十五張?』還是狐狸精眼明。
『這怎麼可能?一、二、三‥‥十四、十五?咦?這是怎麼一回事?』
『詐~胡!、詐~胡!、詐~胡!‥‥』她們這次的不但有韻律,還真的手打拍子。

結局是我〝詐胡〞一賠三。
〝三娘教子〞圓滿達成。
聰明的看倌,發展至此,導演是誰?又怎麼個萬般鋪陳只為誰?,您,應該看出端倪了吧。


註:〝引蛇出洞〞就是某甲要打〝險張〞時,口中輕唸著要丟的這張〝險牌〞卻不落地。作大牌,胡這張〝險牌〞的某乙,一時大喜,沉不住氣,心急地高喊〝胡!〞這下好了,某甲牌沒落地就不算數。
更陰險的是,某甲牌面向上夾在姆、中兩指,不發一語輕點桌面貌似丟牌,某乙亦非省油的燈,故作鎮定,靜待某甲落牌,但還是某甲老道,一眼就識破某乙的些微不自然,就慢條斯理地把牌收回插進牌陣,再假裝般來弄去地丟出另外的閒張,只留下某乙暗幹在心裡。這招在我們牌友間稱作〝打彈簧牌〞

待續
===========================================
【再生紙.就這樣】〝 那一抹 — 桂花香 〞15 尾聲

翌日,九點起床、盥洗畢,聽到廚房有動靜。
『早,妳起得這麼早啊』
奶茶笑著說:『你早,我想準備早餐,冰箱沒有適用的材料,我想去市場買些食材』
『等我,等我換好衣服,我跟你去』
她寫了一張字條放餐桌。

我們用走的,過馬路時我假裝自己不經意地去牽了她的手,她應該也是,理當不經意地接受了。
握著她的手,我心裡就是虛慌,很不實在,感覺就是輕飄飄,腦子無法聯想,是故意地裝作鎮定地不作任何的聯想。
我沒敢去看她,她也是。我害怕說這是不應該,我只敢認定這是不自然,絕對的很不自然。現在唯一敢暗暗地真正清楚地表達這一切的就是那雙牽在一起的手。
我握緊了她的手,她也回握緊了我的手‥‥我的手。
我們默契地換成了十指相扣。

默默地走著,經過一家早餐店。
『我們進去吃早餐』
『你忘啦,我們是來張羅早餐的』
『那就進去喝飲料』
『嗯』

『麻煩妳,兩杯冰開水』
女服務生瞪大眼看我。
『兩杯 CAPPUCCINO,對不起喔,他,(比著頭)這個有問題』
女服務生再看我,我抸了一下眼後,扮了個鬼臉,她忍不住噗嗤地笑出來。
『你很調皮耶』
『都因為妳』
『我不應該理你』
『那我會去撞牆』
『你一定撞了很多次(笑)』
『‥‥‥‥‥‥‥‥』(是說了很多次‥‥我在心裡這麼回)
看我一直不說話,她輕聲問:
『你,又怎麼啦?‥‥』
『我在想‥‥想說‥‥』
她搶斷我的話,低頭看著玻璃桌面低聲說:
『有些時候就是不能太貪心‥‥知道嗎‥‥就是不可以太貪心‥‥我們‥‥』手指就在桌面上來回輕輕地刷,輕輕地刷
『今天的事你別大嘴巴讓陳伯伯知道,他鐵宰了你,阿標他信得過我』
『阿標跟我亦敵亦友』我的說話聲,不知幹嘛有點無厘頭地重,那瞪眼的女服務生偷偷瞄向了我們
『你,白癡、腦殘、神經病!』她抬起頭來笑了。
我伸出小指勾勾,她也伸出小指勾了勾,再姆指打了印。
『我勾勾向你保証我會嫁給阿標,他對我很好,真的真的非常好‥‥』
『我勾勾向你保証我會永遠記得妳,把記憶貼在右邊腦海的C區裡頭』
『什麼A區C區的,好像把我埋在公墓裡』
奶茶再笑了,好可愛的笑了,我們一起很開心、很珍惜地、最後一次,把手緊緊地緊緊地十指扣在一起,笑了。

買好食材回到家,她們好像才剛起床,三個女生女人開始像三姊妹般嘰嘰喳喳親蜜自然的聊在一起。

我走到客廳,我打開向陽的落地窗,我步出陽台,我向一覽無雲的大晴天,只動嘴巴不發聲地大喊‥‥

『衛標!~~~你這個大混蛋!臭小子!我,沒有對不起你~~~~~~~~~~~~~~』


(全文完)2017_11_02 AM 02 : 03
===========================================

『那麼,我這就打烊了,謝謝你們的觀賞,真的很謝謝你們‥‥對了!下次演〝#&*※§★〞(不敢亂說了 )』



  


‥‥〝他是瞎掰胡扯,再說個 小秘密,他是高山食人族,亂批評,小心被他吃掉〞‥‥


   (修編換裝)  2015 07 08

本帖純屬瞎掰,若有雷同,那是同雷,又圖歸圖,文歸文,互不搭嘎,完全無涉。
★本帖仿 〝MISSION IMPOSSIBLE〞1小時內自動焚毀
★本帖採用 LILICOCO 公司出品之環保再生紙


就这样‥‥
哈 哈,萬般瞎扯,只為博好友消暑一笑,真不好意思囉~~~★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
网站适合18周岁以上成年人使用,闽B2-20120017

闽公网安备 350206020000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