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奇特三口之家:古稀老人和他2个“鹤儿子” (图)

382017-01-11 11:45
奇特三口之家:古稀老人和他2个“鹤儿子”

2016年7月,年已古稀的蒙古族老人舍楞和失去母亲的两只小蓑羽鹤在扎鲁特草原上偶然相遇,组成了奇特的三口之家。温情是人性的温度和生命相互依存的温暖。温情之外又有一丝悲情,因为多种原因的破坏,草原生态已经捉襟见肘,没有一处是动物能安然生存的土地。为了活下去,野生动物不得不放弃原野所赋予的自由,寻求人类所给予的最后庇护。(图/包曙光 文/丁凤英)

一个偶然的日子里,舍楞老人在身体僵硬的母鹤羽冀下发现了两只约一个月大小的蓑羽鹤幼仔。老人清楚蓑羽鹤夫妻中的丈夫完成孵化任务后已经飞走,只留下妻子单独照顾孩子,如今母鹤死了,小鹤没了保护伞,他只能把小鹤带回家。老人和这个家成了小鹤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道生命的屏障。

蓑羽鹤以水生植物和昆虫为食,也兼食鱼、蝌蚪、虾等,幼小的蓑羽鹤由母鹤嘴对嘴的喂食。一生行医,土生土长的老人非常熟悉蓑羽鹤的习性,为了小鹤健康成长,老人捉来蚂蚱,学着母鹤的样子给小鹤喂食。

傍晚,老人与鹤在院子里休息。一人、一椅、两鹤,织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为了防止小鹤野性的消失,老人把小鹤重新带到草原上。

每天老人都要花一定的时间教小鹤捕食,识别可食的昆虫。

在老人的陪伴下,生性胆小而机警的小鹤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的生活,就连旁边小牛惊异的注视也丝毫不会惊扰到它们。它们已经把人视为朋友,但老人还是有一丝隐忧,担心这样会为小鹤带来安全问题。

和老人相处久了,小鹤已经能听懂简单的蒙古语了。屋檐下,老人告诉小鹤,天空才是它们翱翔的地方。

小鹤站在老人的病床前。生命需要相互依偎,这样的场景令人心酸。

小鹤用最简单的动作表达了它心里最真的想法。

小鹤长到三个月大,翎羽已渐渐丰满,老人开始教小鹤起飞。他像鹤妈妈一样张开双臂,不断地上下挥舞,与小鹤一起练习飞翔。

学会飞翔的小鹤,开始不断地用翅膀探索和丈量脚下的这片草原。它们偶尔还会在空中遇到其他的蓑羽鹤,这时候小鹤总是玩耍累了才回到老人身边。

村庄旁,蓑羽鹤为老人翩翩起舞。这里30年前还是一片美丽的草原,人与动物的乐园。

秋天一点点临近,老人几乎一整天都和小鹤呆在山坡上,他有意让小鹤记住,有敖包的地方就是家。

行走在古老的草原上,让人深深地感受到每个生命是那样的渺小和脆弱。

村里的人听说小鹤就要飞走了,都来送行,老人在开心地给大家讲小鹤的故事。他说依照蓑羽鹤的习性,明年春天它们一定会飞回这里。因为蓑羽鹤每年秋季10月中下旬,成家族群或小群从内蒙古地区往南迁徙,到喜马拉雅山聚集,然后从珠穆朗玛峰顶飞过,到印度塔尔沙漠地区过冬。第二年的3月末,蓑羽鹤又会从越冬地飞回到繁殖地内蒙古,在草原上和沼泽地里成小群活动,4月下旬开始占区繁殖。

第二天老人就要送走他的鹤儿子了,想着它们要飞跃珠峰,老人开始为它们的前途担忧起来。

夕阳下,老人的身影明显地比以往佝偻很多。

早上,老人煮了满满的一盆羊肉,慢慢地喂小鹤吃完了临行前的最后一顿饭。

老人在为小鹤做放飞前的最后检查。

十月的秋风吹响了飞往喜马拉雅山的集结号,老人的两只蓑羽鹤在空中盘旋,它们嘎嘎地叫着,在最后一声长长的鸣叫后,揣起对草原和老人最后的留恋飞入长空,去追赶鹤群。

老人习惯性地走到曾经与小鹤来过无数次的草原,久久伫立。

冬日的雪,把一切都裹进沉寂之中,老人默默地立在敖包前,合实双掌,无声的祈祷溢满整个草原。这个故事,只是草原兴衰变化过程中的一个插曲:有人性光辉的低吟,又有弱小生命无助的和声,如草原日益变细的河流,虽然微小,但也在努力发出自己的兮兮啜泣声声叹息!



发表评论 评论 (32 个评论)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
网站适合18周岁以上成年人使用,闽B2-20120017

闽公网安备 350206020000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