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举报

佑 护 龙 缘---第二卷: 第338章

31燕子 2009-09-07 15:03

  南通第一干部总医院,陆家的不少人聚集在一间手术室的门

 

    几个男人站在一起,沉默不语,却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陆千的母亲以及姑姑在一旁抹着眼泪,责骂着那些无法无天没有道德的歹徒,竟然伤害他们纯情可爱善良诚实天上没有地上一头的宝贝陆千。

 

    “有消息没?”一个鼻梁上戴着眼镜眼睛如鹰般锐利的男人将手里的烟丢在地上,然后一脚踩了上去。喀嚓喀嚓作响,甚至能听到那烟蒂肢离破碎的声音。

 

    旁边挂着请勿吸烟的醒目牌子,但是这些人显然没有遵守的意思。来来去去的医生护士也全都假装没有看到。

 

    任何时候都是如此,一切的法律和规章制度都是一少部份人为一大部份人做地紧箍咒。在你越线的时候,他们有一个光明正大惩罚你的借口。

 

    “还在查。各方面都打过招呼了,暂时没有什么消息。”一个年轻些的男人回答道。

 

    “那群人是干什么吃的?南通城不就这么大点儿地方?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儿消息?一群废物。陆云,你知道陆千最近和谁发生过冲突吗?”

 

    “大伯,这个我不好说。”叫陆云的年轻人为难地说道,心里却有些幸灾乐祸。他陆千没有遭到今天的报应才是有鬼了。平时,他又何偿对我们有过好脸色?

 

    “什么意思?”陆千的父亲陆中堂阴沉着脸问道。

 

    陆云虽然心惊,但仍然小声解释道:“陆千——他每天都会出去,或多或多的会和人发生些冲突。”

 

    陆中堂一愣,狠狠地瞪了陆云一眼,却不再说话。他的儿子是什么德性。他知道。

 

    “不管是谁的错。也不应该下此狠手。这样,等于是在煽咱们陆家的脸。”另外一个一直没有吭声地男人一脸严肃地说道。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要查.要狠狠地查.

 

    南通是国文化氛围最浓厚地一座城市,无数的影视人员、歌手、作家~人、摇滚家以及北漂人员充斥在这座城市的角角落落。有名气的吃肉喝汤,没名气的开水泡面。

 

    即便如此,每天仍然有无数心怀梦想的年轻男女涌入这座城市,然后经历期待、打击、坎坷、折磨、贫穷¨望、绝望、堕落这样的一个过程。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能够涅磐,一举成名天下知。

 

    天逸茶社是南通的一大特色,建立在学府路地末梢处,毗临南通大学、水木大学和南通音乐学院等几所著名高校。是无数精英学识阶程和那些从事文字行业的编辑、剧作者~人地聚集地。

 

    天逸茶社历史悠久,据说一代文豪朱字清就是因为在天逸茶社多喝了几壶茶,晚上起床撒尿的时候被眼前的良辰美景所吸引。写下散文名篇《荷塘月色》。

 

    枫露自从离开水木大学后,就没有再回到学府路这边来过。这次选择和贝克松在这儿见面,也是顺口说出来的。他还没能融入南通上流社会那个***,钱包里除了两张信用卡外。就没有其它地卡片。至于什么叉叉俱乐部会员卡、叉叉叉会高级VIP卡更是一张都没有。甚至连叉叉激情视频网的VIP都不是。

 

    水晶宫暂时关闭,枫露没有熟悉的地方可以选择。而其它的一些著名场所枫露又不熟悉,天知道会有多少晏清风的眼线。说不定自己傻乎乎的跑到人家的地头都不知道。所以,枫露才选择了这么一个喝茶的场所。

 

    枫露将车子在天逸茶社门口的停车场停下来,没有立即进去,掏出手机给贝克松打了个电话,听说贝克松就要赶到地时候,干脆就站在门口等他一起进去。

 

    贝克松开着宝马车赶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茶社木色栏杆地门口等候他的枫露。赶紧将车子开了过去。按下车窗,苦笑着对枫露说道:“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枫少何必这么客气?”

 

    “哈哈。我也没有久等。正好咱们一起上楼,省得到时候我还得跑下楼来迎接。”枫露笑着说道。

 

    两人走进茶馆,立即有身穿红色开叉旗袍的服务员过来迎接。两人都面生的紧,又不是什么大腕明星,所以迎宾也并没有表现出格外的热情。

 

    茶馆里熙熙攘攘,到处可见些端着茶杯和周围桌子上的人高谈阔论的侃主,脸色激动,唾沫星子飞扬。据说文痞王朔那一身嬉笑怒骂皆文章的写作功底就是在茶馆里厮混出来的。

 

    南通人善侃,十个南通九个侃,一个不侃是哑巴。南通人博学。天文地理股票经济时尚珠宝影视音乐以及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连续给你侃上两个钟头不带歇气地,连口水润嗓子都不需要。

 

    两人要了个安静地包厢。坐在两楼的包厢里喝茶,从洞开地窗户里能看到音乐学院后楼的风光。以枫露那异于常人的视力,甚至能看到有一群身材高挑性感的女孩子身穿黑色的紧身衣,正在空地里练习舞蹈。难怪一个包厢费就得三百六十块,风景这边确实独好。

 

    点了壶普洱茶之后,枫露看着贝克松说道:“像克松这咱应酬较多的多喝些普洱茶有好处。养胃。”

 

    “我哪有什么应酬?在南通城可是上不得台面。倒是枫少的大名我是如雷灌耳了。”贝克松笑着说道。他自从开始接管家族在南通的业务后,就大部份时间住在南通,自然听说过枫露和晏清风冲突的一些传闻。

 

    枫露分别为两人倒了杯茶,笑着说道:“克松就不要叫我枫少了。我算哪门子的少爷?”

 

    “哈哈。那好,我也不和你客气了。咱们相识也快一年了吧?我就叫你枫露好了。”贝克松也不客气,笑着答应。

 

    “是啊。时间过地真快。快一年了。这一年,发生地事情可真多啊。”枫露感叹着说道。

 

    “人往高处走。枫少这一年取得的成绩让人膛目结舌。”贝克松笑着说道。

 

    他从沈家的受惠中知道枫露应该和韩幼凌有合作的事实。只是枫露没有承认,他自然也不会做小人主动说出来。

 

    “克松才是年少有为。现在执掌家族南通业务,很快,就会成为贝家下一任家主吧?“

 

    见到寒暄地差不多了,枫露也不想再耽搁时间,笑着说道:“记得上次在苏杭见到克松地末婚妻,今天怎么没有一起出来喝茶?”

 

    贝克松握着茶杯的手就紧了紧,笑着说道:“咱们男人谈事,叫个女人来做什么?”

 

    枫露在心里斟酌了一番用词。说道:“听说,最近滕家和陆家有些怨隙?”

 

    滕家的一位大人物和陆千的二叔陆中亭斗地不可开交。这在南通不是什么隐密的事。听到枫露突然间说起这戍,贝克松脸上的笑意就更加的浓烈了。

 

    他同样也知道,枫露和陆遣发生过不小的冲突。

 

    成年人的友谊大多是建立在拥有共同利益地基础上,枫露这么晚找上他。而且主动说起有关滕家和陆家斗争的事,那么,他必然是来结成统一战线地。

 

    而这恰恰是贝克松最需要的。他虽然和腾家一位主要人物的女儿定下了亲事,但是想在滕家这个大家族里出头,一定要做出些抢眼的事。可是他在南通没有任何根底,能做出什么事出来?

 

    或许,枫露这边能够给他提供一个上位地契机。

 

    “是啊。这事我也听说过一些。”贝克松笑着说道。觉得这句话实在太模糊了,没有足够的诚意,贝克松又主动问道:“怎么会想起关心这事

 

    枫露笑了起来。贝克松果然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通。也不再绕***了。直接了当地说道:“在苏杭的时候,我受过克松的照顾。一直想着有一天能够做些什么来报答。恰好这两天得到一个消息,或许对克松有些帮助。为什么不在恒源地产的陆明明身上下些功夫呢?”

 

    “陆明明?他只是陆家的外围成员。这样做有用?”贝克松的脸色凝重起来。枫露总不会约他出来告诉他一个无用的消息。

 

    “有用。如果能够想办法得到陆明明浩海别墅那幢房子保险柜里面的资料,滕家说不定会早些摆脱现在这种僵持地状态。对了,密码是六个六,三个一。”枫露抬起杯子,抿了口这种入口微苦,稍即便乏起甘甜味道的普洱香茶。

 

    “这份恩情,克松记下了。”贝克松端起杯子和枫露碰了磁,一脸真挚地说道。

 

    “哈哈。我也不瞒你。这同样也是我想要看到地结果。”枫露坦率地说道。

 

    这个消锨枫露从陆千记忆海里得到的。非常非常的重要。即便新闻管制不会被媒体捅出来,但是。也足够动摇那个陆家男人的根基。

 

    枫露将消息带给贝克松后,便回家睡觉了。

 

    而贝克松也着实没有让枫露失望,不知道幕后经过怎么样的操作,在南通新一轮的权力洗牌时,陆千的二叔陆中亭突然间明升实降,在一个部委里挂了个闲职。而原本围拢在陆派身边的人一下子鸡飞狗跳,开始纷纷寻找下一个靠山。

 

    陆千,不,陆家,也成了没有牙齿的老虎,任人捕杀。

 

    枫露没有心情再去关心这些事,他是个唯利益者,只注重结果。

 

    高潮射了就好。不是吗?

 

我要回复

回复

插入 删除
+增加图片 只支持 .jpg、.gif、.png为结尾的URL地址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
网站适合18周岁以上成年人使用,闽B2-20120017

闽公网安备 350206020000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