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异度空间21(胆小慎入)

462017-01-10 23:23 标签空间
我们打了辆出租,晚上路上没人,不到半个小时就抵达了目的地。开车的师傅还念叨说,我们几个真是胆大,虽然老神庙灵,但是大晚上过来也忒胆大了。

    我没说话,马强则道管你屁事。

    走了一小段小路,马强嘀咕着说我在网上查过地址,明明就在这里,难道拆迁了?我心想要是拆了更好,就能让于冰死心,因为我总觉得大晚上出现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很不安全,加之有了以前的经历,我更害怕冒出个周瘸子、掌灯人之类的怪物出来。我除了自持胆大之外,没有半点本事,要是碰到什么鬼东西,估计非撞出一脑袋灰。

    于冰说,马强你有没有搞错,让你办个事怎么就这么不靠谱?

    周围冷风阵阵,马强抱着肩膀说,不对啊,我打听了就是这里,咋,咋没呢?

    我说,这附近荒芜人烟,连个村庄都没有,应该是你搞错了,咱们回去吧。

    马强不甘心的四下张望起来,于冰走过来拽住我的胳膊,低声说,李凡,我有点害怕。

    我愣了下,下意识的把胳膊从她怀里蹭了出来,好在这一动作没被马强看到,要不然他肯定恨死我了。我说,没事,你有这番孝心,你爷爷已经看到了,这样吧,我们回去,等明天下班我们去其他庙里拜拜。

    马强说,不可能啊,刚才咱们来的时候,司机师傅也没说走岔路,那就一定是在这里的。

    我心想马强真是偏执的可以,再这么耽搁下去,我回去上班可又要迟到了,我说马强,你别找了,这地方鸟不生蛋,别说庙了,连栋房子都没有。

    马强很不甘心,但此时于冰好像有些松懈了,一个劲的问我有没有觉得这里阴森森的。我心里一阵好笑,刚才信誓旦旦要来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过深更半夜的恐怖,人是容易冲动了,但冲动之后就要付出代价。

    我过去拍了下马强的肩膀说走吧。

    马强虽然不甘心,觉得自己在于冰的面前丢人现眼,但眼下没辙,只好点头说行。

    我们沿着回去的小路走了一段,路上于冰一直没接马强的腔,马强更像是自言自语,竟然也不觉得无聊。到了主道上,偶尔穿插而过一辆轿车,但都不是出租,我们也没有挥手,等了一会儿,于冰突然对我说,李凡,你外套能不能借我穿穿,我好冷。

    我还没张口,马强立刻道,我的给你。

    只见于冰嫌弃的接了过来,然后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眼看不远处传来汽车照明灯,我心想这次一定要是出租啊,要不然我回单位时间都不够了。这时,马强突然拽住于冰说,冰冰,你还想不想去拜庙了?

    马强嘿嘿一笑,指着我们来时的小路欣喜的道:操,刚来去的时候太急了,没瞅到原来老神庙就在小路边。

    我愣了下,于冰回过头狐疑的看向我们刚走过的小路,在几株槐树下果真伫立着一座矮小的屋子,不知道是不是庙,但里面有光,像是刚有人点上似的。我觉得不对劲,三个人来回走了两趟,怎么可能没注意到?这块本来就很空旷,要说有间老庙,应该是很突兀能见到的。

    我摇摇头,寻思可能是刚才庙里没人,周围又太黑,所以没瞅见。这时马强已经提出要原路返回,于冰叫了我两声,我应了下就跟了过去。

    走到路边的时候,一条浓密的枯草挡住了我们的去路,马强献殷勤的说冰冰我背你吧,谁知道于冰摆摆手说不用。马强脸上黑了黑,但也没有说话,于冰刚跨过去,突然尖叫了声,我和马强同时问道,怎么了?

    于冰说我好想踩到什么东西了!

    马强打开手机往她脚下照了照,登时抽了抽嘴角,连忙对于冰说,没什么,就是一滩烂泥。

    于冰没敢去看,听了马强的话顿时舒了口气,而我站在后面却看的清晰,于冰那一脚刚好踩到了只癞蛤蟆身上,我咽了口唾沫,快步跟了上去。

    快到庙门前的时候,马强不解的说,这地上咋那么多冥纸啊。他不说我还没注意,低下头一看,零零散散的黄色冥纸被我踩在脚下。马强又说了声,庙里有人。我们抬起头看时,果真发现,庙门敞开的客堂里踱步着一个人影。

    马强说快走吧,时间也不早了。

    走进之后,才发现这座老庙不是一般的小,客堂上供着的是一个穿着道袍的老头,和一个白发须弥的老太,两人的衣服相似,只不过那老头戴着个道冠略显风尘。站在客堂踱步的男的一见到我们,顿时呆住了,直接问你们是干嘛的?

    马强随身带着烟,笑眯眯的递了过去说,我朋友有事,想来拜拜老神仙。

    那男的接过烟,眯着眼说,哦,有事啊,是求什么呢?

    我心想庙里先生一般不是不抽烟的吗,怎么这个男的看起来更像是江湖散道士。马强讲完后,于冰就走上去磕头烧香,在心里默念了一会儿后说好了。

    我见马强跟那男的走到一边,马强一直给他递烟,还偷偷塞了些钱,那男的倒也不拒绝,眯着眼跟马强说话,具体说什么我也没兴趣听,一心寻思着早点离开这地方。突然,马强向那男的拱了拱手,细声说道,多谢师傅之类的话。

    于冰准备走的时候,那男的突然叫住了他,说刚才你拜神仙的时候,我用灵光感应到了你爷爷就在附近。

    于冰脸色一变,嗫喏地说真的吗?

    那男的点点头说真的,而且他还给我通信了,说让我给你一些交代。

    于冰半信半疑的说,什么交代?

    那男的道,他让你跟你身边的这个男的成亲!

    我浑身一震,站在于冰身边的马强也是愣了愣,朝那男的使了使眼色,这时于冰气愤的说,鬼才信你。

    我们前脚刚走,那男的快步追了上来,一把捏住了于冰的手腕,冷冷的说,你不能走,今天不在黄老太爷和黄老太面前成亲,就不能走!

    我头皮顿时麻了,看了眼左右,寻思出不对劲来。俗话说,门前有槐,神官发财,可老庙门前载槐树,怎么想都不对劲。我定定的看着客堂前供奉的两个蜡像,蓦地琢磨出味道来,感情老神庙的神仙,竟然是黄仙——黄鼠狼。

    我立马上去推开那男的,冷冷的说,你他妈让开,我们不拜了。

    那男的阴森森的说,拜都拜了,还能说走就走,你不是想要她吗,我成全你们!

    马强战战栗栗的说,师傅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这、这玩意儿也不能、不能强求啊,再说、结婚……

    真是废物!男人喝了一声,抬起一脚,猝不及防的踹在我肚子上。

    我没挡住,‘哇’的一下就被踹在了地上,疼的我半天没直起腰,那男的不知道哪来的巨大力气,一手捏住于冰的手腕,一手捏住马强的手腕,要说于冰是女生挣扎的力气小也就算了,而马强却像个小鸡子似的被他拿捏住。

    我咬着牙爬了起来,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趁他不备,登时朝他脑袋砸了上去,我心想王八犊子,老子弄不死你!

    那男的被我砸中之后,恼怒的回过头,我见状赶紧抡起拳头照着他脸就来了两下,结果,他巍然不动的瞪着我,被石头拍中的那一下,非但没有流血,更是一点伤也没。

    ‘呱’的一声,一种奇怪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发出,紧接着,那张本就奇丑无比的脸猛地抽搐起来,开始变形。

    我吓的几乎也差点脸上变得扭曲,一时间忘记了抵抗,面前的这个男人脸上突然生出奇怪的泡泡,像是湿疹,更像是癞蛤蟆身上的豆豆,恶心至极。

    这时,他丢开于冰,伸出一只细长的手一把刺向了我的胸口,他那只手比刀子还要锋利,一下子就掏穿了我的心脏。

    我疼的差点没晕死过去,这时,那张奇怪的面孔继续盯着我:多管闲事,找死!

    倒地之后,我感觉整个身体变得异常虚弱起来,紧接着我用手去摸胸口,豆大的血粒不断的涌出,我心想,我要死了……

    模糊中,我看到那个怪人拽着于冰的头发,捏着马强的脖子,俩人跪在地上,他使劲的拿他们的脑袋往地上磕,马强在哭,于冰在叫……

    我依稀记得马强在给那个怪人递烟的时候,凑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结果那怪人思索了片刻,阴阳怪气的点点头,然后马强就开始掏钱……马强说了什么?

    原本荒芜的小路为什么突然出现一个老庙?

    马强到底说了什么把我们几个命都要搭进去的话?

    冥冥中,一个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她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胸口,低声问我,还有一天,还有最后一天……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
网站适合18周岁以上成年人使用,闽B2-20120017

闽公网安备 35020602000090号